我心向北邙。
大抵就是,怀念这段时光,却再也无法拥有的感受吧。

© 秦王殿的砖
Powered by LOFTER

【白祝】旧事念旧人

  是虽然很短但卡了好久的春节/元宵贺文orz给大家磕头了咚咚咚!

  没想到俺这个臭弟弟居然在坑里有三年了(17-20)哈哈哈谢谢亲友和小天使们的包容没把我这个欧欧西文学产出者挂墙头(……)

  愿平安喜乐。

  ——


  梦里江湖依旧。


  夜凉如水,残月碎风。


  白永羲搁下笔,手搭着肩膀施力摁压一番,勉强算是缓解了许酸软感。他正作某位无名侠士东海滨图,盖上印章后就平铺桌上暂且不管。

  今日白永羲有此雅兴不过是白日遇上一人,不由得脑中那陈年旧事蹿了出来,吵得他不自觉拿起笔,欲要画下那人当年意气风发时遥点穹苍的模样。

  他外出常穿的侠客装束已随年...

和 @兰洛卡 闲聊,突然好奇,首页的各位认为我的文风属于什么类型><没有确切的用词,第一观后感也行!

2020年穹苍秘轨扭蛋情况记录(不约小天使2D,等明年复刻)

灰影:46次

冥姐姐:38次

阿加塔:41次

洁洁云:49次

“当我认为一个人所拥有的不仅是生前的学识、记忆、情感与回忆,也有生人对其的缅怀追忆(无论是断断续续意难平或长久不变铭记在心头),但是活人,能够看到死人永远所看不到、接触不到的未来。就这一点,方才确切明白如何才是——好死不如赖活。”

半夜饿醒我来口嗨了

脑洞来源:关于你游世界巡游永恒新历680年+薛定谔的682年(狗叠吃书现场((指指点点

有缘补老祝的(基本等于没机会

……

白永羲提着盏花灯,杆尾被匠人加上了装饰品,由金子打造的尾部微微勾起,像极了某种鸟类的尾羽轻扬的样子。

他走在这条,不知道是该称之为路或是什么时空通道的地方,已经很久很久了。

他脑中蹿过去许许多多不应存在的记忆,有祝羽弦与冥水鸢的,有白锦锦与钟离梓的,也有“白永羲”与祝羽弦的。

他作为了一个旁观者、第三人目睹了这些“回忆”,从犹带惊疑至心境平和。它们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白永羲的脑海中,但是白永羲确认及肯定——这些事从未发生过,说是未来但总有些熟悉感。

白永羲就当是这...

就是……那个……我能等到白骨x幽冥仙主的新粮吗

是个不会写的口嗨。

理论上是个很久之前的星际脑洞ᐕ)⁾⁾

……

他们在硝烟里接吻。

一月一日的钟声准点敲响,人们暂且忘记了去年、前年,再往上数的无数年的苦难而为此刻欢呼雀跃。崭新的黎明再次降临人间,他们用手中的手/枪或炮弹向天空发射子弹充作烟火。

“新年快乐。”

祝羽弦始终学不会如何与白永羲接吻,于是在肺中空气殆尽前主动微微向后仰。他的眼里有碎光,有庆幸,也有喜悦。

白永羲追了上来,往祝羽弦嘴角亲了一口。

“新年快乐,我们赢了。”

半生苦痛,终守繁华。

【白祝】旧人归旧事

我好像很少从老祝的角度去出发思考他的一些看法。

他风流又冷漠,他是贵不可言的祝王。

他的情感,他的自我,只要他还是祝王,那就是不重要的。因为这二者都是可以被他利用的。

……

所以说我太蠢太耿直了只能搞点三俗情爱了,阴谋阳谋都学不来(搓手)私设有。

言归正传,除夕快乐(有点赶等我修文,瘫

——


本就阳关独木,何谈并行。


祝羽弦这个梦做得不踏实。


他先是梦到父母去世那年的自己,后是一直重复着太极山巅、文英殿内与白永羲的交谈。

死局。

梦里的他几近冷漠下了这个判断。

无论是梦境或现实,祝羽弦都进行过无数次复盘,也寻不到一个两全法。

他就这样以游魂的视...

害,CP结束了终于想起来丢上来。

自存头像用不必告知_(:з」∠)_不开放其他用途。

画师微博ID:燃烬灯芯-沈谢不拆不逆

上一条后续(?

(宁愿连载口嗨也不成文)


小皇帝又吵着要皇叔说那些他尚年幼不记得的事。

白永羲只能抱着小皇帝靠在榻上,让宫女拿来暖炉一放,又端来几盘御膳房刚做好的糕点。一切准备就绪,方开始讲故事。

听闻当时皇叔被娘亲缠得紧,又兼这些年风调雨顺,难得大喜,就想着听她一次也罢。就换下素日着的藏青常服,改了身红的,又以白狐裘压肩。

当时的小皇帝还未登基,先皇后也还健在。皇叔一进御花园就看到小太子蹒跚学步,小脸被兔绒包裹,只露出双清澈明亮的眼和泛红的鼻尖。

小太子一看到那里有个一闻就好香的人影就跌跌撞撞地蹬着小腿跑了过去,闭着眼撞入皇叔等候多时的怀抱,直让身后几位宫女姑姑心尖冒泡,喊着...

坡子街集体口嗨后的新产物

关于老祝新皮。

小阿澜想看——

①白永羲手一抖弄歪了祝羽弦的发冠。

他立刻反应过来,在祝羽弦发作前左手拿着他耳前小辫儿用发尾挠弄他脸颊,让祝羽弦不得不眯起眼,只得在心里暗骂一句“多大人了还那么顽劣”后笑了出来,回身挠白永羲咯吱窝。

②将手指从手套与手掌的缝隙中塞进去,缓慢地擦过指腹、关节,再与他相抵。

情人间的呢喃响在鼻尖:“我好想念你。”

③白永羲摘下“湛秋明”的面具,让祝羽弦重新回到让这人世间。

太喜欢我要都放一下

我又开始口嗨了欧欧洗文学了(

……

醉酒的祝先生喜欢和别人说他和伴侣的爱情故事。

琥珀般的酒液在玻璃杯里摇曳,祝先生鼻梁上架着的金丝框眼镜的链子有些不稳,被他散漫地又往后扯了下。

坐在他旁边的是认识了许久的同事越千霜,她和祝若笙交换了个眼神大意是:“他老公什么时候来?”“快了。”“这个人发起酒疯来完全只有白哥管得住。”“你说的对。”

“我和白先生认识的时候,我才刚高中呢。”祝羽弦眯了眯眼,觉得酒越喝越多,完全喝不完。脾气一上来就把酒杯往前推,他接着说:“嗝,当时,当时呀,白先生一身校服,打完球一脱,那身姿,那腰段,绝了。”

说完还咂咂嘴,一副想要接着说的样子。头却一点点往下低去,在...

是口嗨

由今日冥姐姐和老白对话为起点开始脑()

……

北境的风比起云京的不知道冷了多少去。

白永羲刚踏出马车就感到有一股带着冰碎子的寒风直往脸上卷。手往嵌了兔绒的衣袖里又缩了缩,碰到了块圆形玉石。

是从一支箫上取下来的。

“……”

身旁除去忠心耿耿的侍从就无外人,白永羲也难得有空闲,无事可做,只虚靠车轸,让细雪落至眉梢鼻尖。

他先前让侍卫们去附近盯梢放风,趁机放松心神,好好偷闲一番。

耳畔除去大风呜咽就无人声,一片安静寂寥。

白永羲搓了搓掌心,让双手有点温度不至于冻僵生疮。

思及难得清静,又无人打扰,正好能思考些事情。

白永羲忽而自问:“我为何而来?”本该心若磐石,无坚不摧,但人...

小阿澜突然想

嗑一口

摄政王白x小皇帝祝

……

秋风将宫内那株千年古树的叶子染成金色,它在阳光与风里肆意舞动,最后打着圈儿落下,将过道和院内草地上铺上了层柔软干燥的垫子。

小皇帝坐在树叉上,手里还拿着个蝴蝶模样的纸鸢。学着稚儿般晃着腿,摇着头,向着树下的男人问:“皇叔,能不能接接朱雀儿啊?”

朱雀儿是先帝和先皇后给小皇帝起的乳名,除去大太监和几位年老的姑姑也无几人晓得。

白永羲拢袖,抬了头看眼小皇帝:“你得自己学会批奏折了。”一有大臣奏来的折子里事情繁琐了些,话唠了些,小皇帝就软着声调撒娇说不想改了。

为君者谨慎些是好事。

小皇帝听言哼了声就撇过头去不想应答,自顾自摊开手,等...

年纪越大(什么)越喜欢那种,带着少年气的

可以称得上是“年轻气盛”的人

还没经历过社会的挨打,没有亲自遇到过他人的明面或暗地的排斥

即使经历过了,也怀有颗赤子心

也算得上是“初心不负”吧。

【白祝】循光

突发一条鱼。

一个比较,怎么说,童话的故事。

主播白x主播祝

俺又回去打游戏了,所以:基三和粮我都要.jpg


粗体带双引号歌词都来源《雀跃》


灵感来源:

[图片]

————————分割线————————


  属于普通人的爱情。


  不知道是谁在点歌软件里点了首《富士山下》。


  关注主播已久的粉丝小心翼翼冒泡,斟酌着词句,生怕就因为一个关键字就惹人生气。新来的也都情商颇高,看了看风声就开始各种插科打诨,这里夸主播犀利,那边又夸房管负责,就是一句疑问都没有。

  主播在游戏中抽空瞥了眼弹幕,笑着说:“就一首歌而已,你们祝哥哥怎...

目前我和徒弟的交流:互相诶特看到的共同绝美纸片人老婆图片👍🏻

| ᐕ)你好哇,这里是:阿砖🧱

*

写在最前。

俺素个没有文化+脾气有丶不太好+鸽王争霸赛冠军+专业造小学生雷文写手,所以还是请不要把什么奇奇怪怪的人设安我身上啦~啾咪ʚ❤ɞ写文只是为了自己爽,完全不在意具体是谁是什么人对我又是什么样的看法,所以关于【我】并未主动告知的讯息><还请不要过·多·脑·补。

偶尔会有过激言论发出(会自删),不用在意。

*

常年把lof当空间用偶尔刷屏。如果不适还请见谅,我不会改。

性向杂食,CP洁癖。

啥坑都在一脚。

用心氪金打游戏,用脚搭配写文。

*

我信奉「求同存异」,不容傻...

【白祝】如烛如星

BGM:神话.情话-《神雕侠侣》主题曲

“至你与我此生永不阔别时”

——

祝老白(和老祝)生日快乐。

分为三个时间点,而不是一个时间。所以会很乱,反正我爽了。

感谢今年还在阅读我写出的欧欧西文字的你,祝你元旦快乐♪

仅限文中含义为:我这一生并不会如此沉寂,甘为庸俗。

——


“我歌颂您的伟大与一切成就,赞美您那轻佻而又时刻饱含理智的双眸,想要沐浴您的目光之下。可是您却连眼神都不愿施舍分我一丝一毫。您的眼里只有所想见到的一切,而身为外人的我不配得到您的垂怜。”

“可我还是会期望着,凌冽北风的温柔。”


  克洛迪娜将代表“月亮”的宝石摘下,口中吟唱着赞美神明...

【西泽尔x克洛里斯】tanz

·没有任何背景,只是单纯(自己单方面想看)不知名设定下的旅客西泽尔x受人之托客串舞娘的克洛里斯的欧欧西摸鱼

·避雷注意:女装(可能


今天这破旧的、杂乱不堪的酒馆来了一位客人。

老板咧着他那张大嘴,牙齿上有着厚厚一层泛着黄的牙垢。他说,今夜我们迎来一名大度、有钱的贵客,和他的……宝贝。

提到“宝贝”这个词众人心照不宣笑了起来,然后继续干他们该干的事。毕竟谁都不想脑子有病惹到一个被老板着重强调的,他们惹不起的人。

有人踩着铃铛声到来,甜蜜的花香参合着果香被来人送入酒馆。

“她”纤细的腰晃过灯光,迷了一堆粗俗佣兵和混混的眼。

“她”有着如金子般闪耀的长...

好这就是我的2019年度总结惹。

一句话:我怎么还在搞白祝?

顺便虽然我知道首页没活人,但我还是要一个,2019年对本po主的印象

【闪恩】秋雪星风

光速摸条鱼!祝大宝贝(本日限定)生日快乐! @兰洛卡 

030明年继续嗑嗑cp骂骂街和当咕咕咕哦~

文风走向了奇怪的方向


从前恩奇都问过谁,“傲慢的王啊,你有故事讲给我听吗?”

他们并肩靠坐在金色大殿内,美酒与水果被胡乱摆放,恩奇都戴了双黑色手套正为自己倒酒。

吉尔伽美什大笑,反问他的同伴:“你还有不知道的故事吗?”

恩奇都挠了挠头,将头发上沾惹到的、不知何处又不知名的草叶夹在指腹间转了个弯,往吉尔伽美什头上丢去

“喂,你这是要干什么?”吉尔伽美什这样说道,他并未动怒。也跟着恩奇都的动作将叶子夹在手上。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可以讲给我听的故事了吗?”恩奇...

【墨丘利x奥菲利亚】影中光

*骨科预警*

*文笔极烂/我流CP/私设有/超短摸鱼向,有缘加长。

*能接受请继续↓

-


“嗒嗒。”


突兀的响声出现在大厅一角,觥筹交错间,有人好奇向那方看去只见一抹倩影。眼尖的也只瞧见那不被束缚的金发向风洒着星子,窥不到究竟是谁。


奥菲利亚露出的纤细脚踝系着黑色丝带,装饰性的飘带被塞在鞋内防止不小心绊倒。她好看的眉皱在一起,令人想抹开她的忧愁并虔诚亲吻公主殿下的额间——现在应该称她是女王了。


她戴着黑蕾丝手套的双手提起裙摆,暂且遗忘源自长辈和老师的时时刻刻都要保持淑女与优雅的教诲,努力地想要迈开大步躲避身后男人的…...

【白祝】摸鱼片段x2

*很潦草地,没有任何修改字词非常短小的脑内画面摸鱼。

*“如果你cp的一方没有遇见另一方,ta们在没有对方的世界里,会分别展开什么样的故事?”

*我流cp,自嗨向。

我补上老祝视角了!在五百年后!


*白永羲视角*


夜色沉沉,文英殿内灯火通明。

小天子揉着眼进来时白永羲刚挽袖准备剪了灯芯歇下,他听见噔噔的脚步声就收了剪刀入袖袍,回身就被小天子抱着腰撒娇。

见小天子迷迷糊糊伸手要抱,白永羲不自觉就软了心肠将她抱至膝上,低声问:“陛下,怎的还不睡?”

“我梦见羲……梦见白哥哥一人在太极山巅自己与自己下棋,神情落寞,可我又不敢和人说,怕是又侍女姐姐被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

【白祝】一百年很长吗?

现代背景+老夫老妻设定√年龄操作√

是段短摸鱼,本意想摸买菜然后歪成日常了(。)

七夕快乐0v0(

——


  电视机内女记者画着淡妆,屏幕正同步转播着其在炎热的街头做采访结尾:“我们在云京某街头遇见了……”

  屋内拱作一团的被子里伸出来一只手胡乱摸着,终于在遥控器在床边探出头摇摇欲坠时抓住了。

  祝羽弦抓了抓一头乱发,手肘支着上半身就去抓遥控器,一到手就按下去,“滴”一声后电视里的女声就消失不见。

  被里人嫌热不耐烦地蹬开被子,手机刚好亮起上面的短信写着“起了没”。他心下纳闷,把眼镜戴起才发觉床头柜上有张白纸,上用五号中性水笔写着:我去家附近的菜场买菜。

  祝羽弦小...

祝你永远十七。

梦间集同人扎心15题

感谢语fafa>v<激情光速填了,比心ღ( ´・ᴗ・` ) @戏中语镜中花 


1.两周年了,还记得嗑的第一对cp/喜欢的第一个角色吗?

屠倚!


2.这对cp/这个角色现在的情况(热门/中等/冷门)

我认为是热门(在我脑里粮有那——么多(。)


3.产出最多的cp/角色

剑琴(


4.嗑过最热门的cp/喜欢过最热门的角色

可能,大概,都差不多?

青莲/浮生?


5.po出热度最高的一篇文章/一张画

剑琴/其名纵横


6.自己觉得写得/画得如何?

我怎么那么棒,我怎么写完后退步到我自己都不能看...

1/3